您的位置  网络创业  微商

铁路上空的“蜘蛛侠”

  美国大片中,超级英雄“蜘蛛侠”用超能力守护着城市。在现实生活中,一群铁路接触网工也展示出如“蜘蛛侠”般令人惊叹的吸附能力和攻坚精神,常年在6米高的接触网上行走,对两根悬挂在铁轨上方的电力线及承力索等附属设备进行检修和维护,保证高铁安全正点运行。他们犹如“蜘蛛”,常年累月在网上爬行,被称作铁路上的“蜘蛛侠”。

  8月15日,江西赣州的气温高达36℃,记者来到昌赣高铁赣江特大桥上,观看中铁南昌局集团公司赣州工务段8名接触网工开展现场作业。桥面没有任何遮挡,热气升腾,宛如蒸笼,热浪仿佛要把人吞噬,高温“烤”验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桥面上整齐摆放着4台6米高的检查梯车,接触网工冒着高温,戴好安全帽,系上安全带,依次登上接触网,时站、时俯、时仰、时蹲……一丝不苟地对高铁接触网进行最后的静态验收。

  29岁的安天雷从2012年夏至今,一直从事铁路接触网检修和维护工作,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接触网工长。和工友们一样,每天上线作业,他都要经历高空、高压、高速“三高”困扰,徒手上杆,仅靠一根安全带,在6米高的接触网铜线上“行走”。

  接触网上的电压为27.5千伏,大大超过家用电压。每次虽是停电作业,但临近线路的感应电也会引发触电,同样让人感到害怕。为了不影响旅客出行,每次只能单边封锁线路进行作业,有时在杆上作业,邻线上还有高速列车呼啸而过。

  昌赣高铁是一条正在建设中的高速铁路,设计时速为350公里,全长415.734公里,北起江西南昌,南至赣州,贯穿南昌、宜春、吉安、赣州等4个设区市以及26个县(区、市),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南北大通道京九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铁路建成通车后,江西将实现市市通动车,井冈山革命老区、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将正式迈入高铁时代。

  这份愿景让这群“蜘蛛侠”感受到沉甸甸的责任,工务段副段长林天水养说:“为确保昌赣高铁如期开通运营,从5月下旬至今的近3个月里,段里已先后组织多批队伍进行静态验收,为下一步正式进入联调联试提供有效数据。”

  正午,太阳变得毒辣,钢轨发烫,从远处看,钢轨轨面隐隐冒出阵阵热气,轨面的空气似在颤动。“接触网承力索经过暴晒,温度达60℃以上,像一根根刚出锅的‘油条’”。每次上杆,安天雷和工友们都得戴厚手套、穿长袖,否则胳膊一挨到接触网支柱、承力索和腕臂,就容易被烫伤。

  为了对设备状况进行全方位跟踪,“蜘蛛侠”时而掏出相机对设备拍照,时而向地面记录人员报送检测数据。太阳持续炙烤,杆上工人们的胶鞋被烤焦,不时飘来刺鼻的气味。

  张兆群有15年工龄,他解释,利用梯车及人工登杆进行接触网验收,梯车框架作业面积小,两个人同时作业拥挤,接触网工们经常需要探出身体对腕臂等悬挂设备进行验收。在曲线地段作业时,受内、外轨高度差影响,稍有不慎,梯车就会倾倒,要非常谨慎。

  “在户外干接触网这工种,日晒雨淋是常事。”穿行于接触网和悬挂设备之间,一天检修作业下来,安天雷身上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记者和把扶梯车的作业人员一同站在桥面上,即便什么也没干,10分钟就已热得全身冒汗。作业间隙,安天雷裹着厚厚的工作服和记者打趣,“要被烤熟了”。

  为确保昌赣高铁如期进入下一步联调联试工作,年内正式开通运营,8名接触网工需要每天清晨6点出发,傍晚7点收工,包括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刻。

  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熟悉管区内设备状况,快速应对现场突发事件,安天雷曾用半年时间将赣瑞龙铁路管段内运营里程65公里中的33个作业门跑了11遍,里程达7800公里。山路崎岖蜿蜒,沿途除了大山,没有其他标记可以参考。早晨5点多起床,傍晚7点多回来,安天雷还得记录当天的行走路径及所用时间,为下一次应急处置勾画好“路线图”。

  地处赣南山区的铁路区段内,2~10公里长的隧道随处可见。隧道内照明稀疏,昏暗中除了闷热,还夹杂着潮湿,即使只行走百米,喉咙也会有被异物卡住之感,很不舒服。接触网工透过头灯照射的光柱,可以清晰看到空气中悬浮着灰尘及其他混浊物,因此,天气再热,大家都得戴着口罩作业。

  从事铁路电力接触网维修工作9年6个月的刘际昆3个月前刚过而立之年,刚成为接触网工时,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开始满心欢喜,以为和供电打交道的工种很高大上”。

  刘际昆毕业于湖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电气化铁道技术专业,4年电气化铁道知识的学习,让他对各种供电方式、铁道电气化等理论知识了然于胸,可接触网工干得更多的是搬零部件、倒换瓷瓶、检修电力线、调整承力索等工作,在一堆陌生的电力设备和数据面前,刘际昆很困惑,“那时,看着老职工迅速系着安全带徒手攀爬上杆,用尺子量着我一无所知的尺寸,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应急出动”最让接触网工们头疼。南方多雨,时常伴有雷电,一旦雷电击打在接触网上,会引起接触网跳闸,造成供电中断。此外,异物悬挂在接触网上也会影响列车运行。每次一打雷,他们都会立马穿上雨衣、拿上工具,坐在待令室等电话,电话铃声一响,大家立即根据故障点显示的公里标,分头上线逐一查找跳闸位置进行处置,有时故障里程显示不准,需扩大范围查找,肩扛手挑工具和配件,在雨中行走两三公里是常事。雨衣特别不透气,热量无法散发,走上一段路,衣服就湿了。

  刘际昆也碰见过不少事故。“放炮”是接触网工作业过程中将地线错误接挂在有电设备上造成的跳闸。一次新线联调联试配合作业过程中,停电作业的命令发来,刘际昆班组的新职工小黄没有充分重视,和变电所核对了开关位置状态,没来得及仔细核对搭接位置就开始验电接地,当地线即将挂上的那一刻,“嘭”的一声巨响,眼前一片白光,一股气浪差点将小黄和刘际昆推倒在地。一旁的工友们都被吓蒙了,好一阵才缓过来。

  “那一刻真正意识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任何时候都来不得一点马虎。我每次都把这次事故作为反面教材说给新同事听。”谈起这次重大失误,刘际昆仍心有余悸。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陈卓琼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