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络杂谈  网络营销

工信部明确回复计划禁燃!专家:莫慌莫急莫害怕

  8月20日,工信部官网公开的一则回复再次将“禁燃”两个字拉入我们的视线。

  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7936号建议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中,工信部明确表示,正会同发改委等部门对禁售传统燃油汽车等问题进行研究,并且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和领域开展城市公交出租先行替代、设立燃油汽车禁行区等试点,在取得成功的基础上,统筹研究制定燃油车退出时间表。

  试点是前提,全面禁燃还早

  关于“禁燃”,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最早在2017年泰达论坛上透露,工信部已经启动了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的研究。当时,这一言论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

  时隔两年,工信部方面对“禁燃”问题给出了明确的正面回应,并且是首次以书面形式进行了官方正式的信息公开。

  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出的关于研究制定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加快建设汽车强国的建议,工信部在《答复》中表示,正会同发改委等相关部门,结合技术发展进程及产业发展实际,对禁售传统燃油汽车等有关问题进行研究,全面科学对比分析传统燃油汽车与新能源汽车在技术成本、节能减排、市场需求等各方面的潜力和作用。

  难道,传统燃油车真的要退出国内市场了?

  对此,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主任程世东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答复》的重点不在于工信部正在研究相关问题,而在于之后的话。

  “第一步是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和领域开展城市公交出租先行替代、设立燃油汽车禁行区等试点,在试点成功的基础上,再去统筹研究制定退出的时间表。从这点来看,还早着呢。”程世东说。

  《答复》中提到的公交车、出租车等领域使用新能源汽车的试点,其实已经在许多地方展开。太原市2016年实现了出租车全面电动化;深圳市也在2019年初完成了出租车和公交车的电动化;至于北京,今年7月刚刚出台政策,对于将出租车更换为纯电动车者,提供最高7.38万元的奖励;广州也提出到2022年底,全市巡游出租车基本实现全面新能源化。

  至于设立燃油汽车禁行区试点,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还没有。程世东表示,这类试点也要先设立,再经过一段时间评判是否可行,在城市公交出租先行替代、燃油汽车禁行区这两类试点都成功以后,才会研究退出时间表。“从这个措辞来看,(全面禁燃)还早着呢。”程世东强调说。

  新能源车能否挑大梁?

  何时“禁燃”暂且不提,但一旦禁售传统燃油车,就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必须成为市场的主流。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车市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迅猛。截至2018年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累计超过300万辆,占全球总量的50%以上,连续四年产销量居世界第一。

  尽管如此,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仍然无法一蹴而就。目前在中国乃至全球,除了挪威等个别国家外,电动汽车所占份额普遍较低,短期内很难成为市场主力。我国新能源汽车也于今年7月出现了首次负增长。

  “之前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主要是靠补贴来推动的,现在就要看市场竞争力了。虽然早晚要走到这一步,不能老是依靠补贴来推动,但我还是认为,目前看来,没有补贴,电动汽车的市场竞争力还是不够。”程世东说。

  或许是意识到新能源汽车短期内无法扛起重任,工信部在《答复》中提到:“在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同时,我国也高度重视节能汽车的发展,坚持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协调发展。”,并表示下一步将抓紧研究制定《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积极发挥规划的引领作用,推动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全面“禁燃”在何时?

  事实上,最早“禁燃”的导火索是大众集团“排放门”。排放造假丑闻的接连曝光,使得柴油车一夕之间从政府立捧变为众人抨击的对象,并蔓延至汽油车。2016~2018年的两年间,荷兰、挪威、德国、法国、英国、印度、爱尔兰、美国加州等国家和地区先后出现了“禁燃”的声音,但一般只停留在官员口头表态或政府文件、议案等层面上,目前尚没有一个国家以正式法案的形式将“禁燃”时间表确定下来。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纪雪洪告诉记者:“中国还是有可能禁燃的。从企业角度来看,还是希望政府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这样能让发展电动汽车、燃料电池车的企业态度更坚决一点。当然,对于政府来说,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另外,如果突然限制燃油车,那么要不要限制混合动力车?如果限制混合动力车,那对于产业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作为一个大国,‘禁燃’是一件特别需要慎重的事情,因为我国各个地区的资源不一样。例如,有些地区天然气优势比较明显,那么推天然气车的积极性就会比较高,但天然气和石油一样是不可再生能源,都会有碳排放,要不要禁止也是个问题。到底何时宣布‘禁燃’,同样需要很多考量。如果是海南省、雄安新区或者一些示范区要做电动汽车的推广,那么可以牺牲掉一些成本或个别企业的利益。但放大到全国范围来讲,要考虑的因素就会非常多。”纪雪洪表示。

  他还补充道,“禁燃”是长期的事情,短期应有一些接替性、引导性的政策,慢慢过渡到传统燃油车禁用的阶段。与此同时,和很多技术变革一样,电动汽车一旦进入某个拐点,更迭的速度会超出想象。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制定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是一件需要慎之又慎的事情。目前,不少车企和政府将时间节点定在2040或2050年,期待20或30年后科技的进步能淘汰掉传统燃油车。此前由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发布的《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预测,中国有望在2050年以前实现传统燃油车的全面退出。

  工信部正会同有关部门进行研究,“禁燃”时间表会如何制定?我们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